陳振聲:關于數碼經濟與新中合作的三點觀察

貿工部長陳振聲。(檔案照)

字體大小:

目前,世界經濟正處于十字路口,我們正處在一個重大挑戰的風口浪尖。未來10年至15年,全球經濟面臨的根本問題是,世界將變得更加融合,還是將變得更加支離破碎。我們現在幾乎回到了100年前的同一歷史時刻。在1920年代,世界也面臨同樣的抉擇:是走向更加融合,還是更加分化?

隨一體化、貿易、全球化和顛覆科技而來的國內和國際調整無可避免。就像百年前一樣,世界必須決定,是進行必要的國內和國際調整,以繼續促進全球融合,還是放棄調整,走向更加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和單邊主義的道路。

過去四五十年,世界的繁榮程度大大提高,改善了許多人的生活。中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中國在人類歷史上最短的時間內,使幾億人民脫貧。這在很大程度上得歸功于全球化和與世界經濟的接軌,讓我們所有人都能夠在國際水平上優化我們的生產。但今天,世界面臨著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許多國家無法或不愿進行與貿易相關的國內調整,而是從全球化和貿易中退出,有些甚至拒絕科技進步。

如果我們想繼續享有全球化所帶來的好處,更好地整合我們的全球經濟,優化我們的生產系統、分銷鏈和科技發展,數碼經濟就必須在全球發展的下一階段扮演關鍵角色。在當今世界,供應鏈和分銷網絡的整合,已不再僅僅是海陸空的物理整合。

展望未來,非物理層面的整合將為全球一體化進程提供更為重要的基礎。這包括數據、金融、人才和規則的互聯互通。世界是否會繼續享有另一個20年的和平、進步和繁榮,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今天所有國家所做的決定,即各國是否愿意做出必要的調整,讓我們在更加融合的道路上繼續向前邁進。其中一個決定是我們如何繼續利用數碼經濟來支撐實體經濟,以實現更大程度的融合。所以,今天的論壇主題選擇得宜。下一輪全球進步將取決于全球經濟的一體化。

第二個觀察是數碼聯通性或一般性的互聯互通對中國發展所起的作用。過去幾十年,新加坡一直都與時俱進地參與到了中國的發展當中。在中國發展的每一個階段,我們都根據中國經濟的需求來進行調整。

在1990年代,新加坡啟動了與中國的首個政府間項目,即蘇州工業園區。這個項目的意義不僅在于一個實體工業園區的開發,更重要的是,它表明了我們對中國融入到全球經濟抱持的信心與信念。在蘇州工業園區,我們不僅提供了發展硬件的支持,還合作開發軟件和管理專業知識。最重要的是,我們通過項目在新中雙邊建立起一個彼此有互信的領導團隊,并在此基礎上,我們在中國各地和中國以外的許多其他項目上進行合作。

之后,我們致力于天津生態城的建設,當時中國非常注重環境的可持續性。最近,我們啟動了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Chongqing?Connectivity Initiative,CCI),使我們的伙伴關系突破了工業園區或城市的地理限制。相反,它關乎地區內外的聯通性。這就是中國當前發展階段的狀況。中國今天的發展軌跡已不再是單個項目或城市的發展。相反,中國發展模式的下一階段是連接多個城市和省份,協同發揮各自的比較優勢,以最大限度地發掘整個區域的潛力。

在中國西部,CCI的目標不僅是帶動重慶的發展,還包括整個西部地區的發展。重慶的試點工作可以復制到整個西部地區,以讓該地區的互聯互通,釋放其潛力。我們現在與12個省份和合作伙伴共同努力降低成本,改善數碼互聯互通,這將發揮整個西部地區的潛力。

同樣,今天在談到中國南部的發展時,我們已不再只是指廣州或深圳。中國已著手開發粵港澳大灣區,以發揮整個地區作為統一樞紐的潛力。

上海也不是孤立地發展,而是在整個長江三角洲的發展發揮著引領作用。作為一個主要的首都城市,北京不再孤立地發展。未來十年,北京的發展將會跟京津冀地區緊密相連。內部區域一體化是中國發展的新階段。這一發展階段不僅限于中國內部區域的融合;所有這些中國地區與世界其他地區的融合還有另一個層面,我將使用重慶、大灣區和上海這三個例子來說明。

重慶的作用不僅僅是連接中國西部的12個省份,還包括將中國西部和整個東南亞聯結起來。當我們開始這個項目的時候,我們的愿景是形成所謂的“啞鈴效應”,即釋放兩個節點的潛力。重慶連接中國12個省份,新加坡則連接東南亞10個國家,將這兩個節點連接起來,就形成一個強大的區域實體。但今天,我們所取得的成果已經超出了這些預期,連接東南亞的已不再只是重慶。從歷史的弧線和經濟發展的弧線來看,整個弧線是從東南亞一直延伸到北部灣、重慶,再到中亞各共和國。

昨天,我還見到了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我們討論了如何用“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New International Land-Sea Trade Corridor),把新加坡所在的東南亞地區,與廣西、重慶以及絲路沿線直到上游所有的中亞共和國聯系起來。這是古代的絲綢之路的一部分,是古代中國通過北部灣與世界其他地區建立聯系的渠道,我們以這個方式將新加坡與“一帶一路”戰略聯系起來。

新加坡與上海的合作已不僅僅局限于金融領域。我們的目標是要和上海互聯互通,為全中國其他地方以及本區域提供服務。同樣,新加坡和深圳之間的最新倡議和合作,不僅僅限于這兩座城市,而是新加坡和大灣區之間的數碼和科技互聯互通。如果大灣區要成為亞洲的硅谷,其所擔當的角色就必須擴展至中國其他地方,并著眼于全世界。

最后但同樣重要的是,我對新加坡和中國在這一歷史時刻所發揮的作用的第三個觀察。考慮到新加坡和中國在規模、經濟實力、歷史長度和文化等方面的差異,許多人一直對兩國為何能夠攜手合作感到驚訝。很多人非常關注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和動蕩、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競爭和經濟競賽、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以及日本和韓國、印度和克什米爾、以色列和中東的問題等等。

在人類歷史上,每當雙方競爭時,他們往往只專注于打敗對手。但這是,而且一直都是錯誤的觀點。贏得競爭的最好方法不是擊敗對手,而是贏得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支持。這是中西方文明的共同智慧。不戰而屈人之兵是最高明的戰略。所以,在今天的歷史時刻,如果我們真心想取勝,那就不是打敗對手。我們必須超越自己,以贏得全世界。我們要通過科技、行為和治理的卓越標準來贏得世界其他國家的支持。今天,世界最需要的是領導力和良治,以為人民帶來美好的生活、滿足人民的希望和愿景。

這就是為什么盡管新加坡和中國在歷史、經濟體量、地理面積等方面大相徑庭,但我們都有著相似的更高愿景。我們能在處理國際事務、治理國家、滿足人民多樣化愿望等方面,攜手樹立新的標準。

這些都是我們雙方的共同目標。在這個歷史時刻,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國家和經濟體之一,將在經濟、政治、科技等領域承擔起為世界制定行為標準的重大責任。中國有機會把握這一歷史時刻,以優越的科技、經濟管理和地緣政治視角來贏得全世界。這是中國可以也應該珍惜的歷史性時刻。中國在悠久的歷史中經歷過高峰和低谷,它一向都知道,它的懷柔比力量更能贏得世界。

我就以一句中國名言作結:“強者之權可治人一時,強者之德可治人一世”。不論歷史背景、國家體量大小和人口多寡,誰會在當下的歷史時刻獲勝,將取決于它如何樹立積極榜樣,從而為世界制定標準。

(這是貿工部長陳振聲11月6日在《聯合早報》和中國網絡媒體“澎湃新聞”聯合舉辦的“新中論壇”上發表的主旨演講。黃金順譯。)

世界是否會繼續享有另一個20年的和平、進步和繁榮,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今天所有國家所做的決定,即各國是否愿意做出必要的調整,讓我們在更加融合的道路上繼續向前邁進。

不戰而屈人之兵是最高明的戰略。所以,在今天的歷史時刻,如果我們真心想取勝,那就不是打敗對手。我們必須超越自己,以贏得全世界。

LIKE我們的官方面簿網頁以獲取更多新信息

網友評論

快3走势图今天快3北京